您的位置: 便民服務 > 在線讀書

諾貝爾獎經濟學家故事: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分類

來源:中國經濟網 作者: 發布時間:2018年11月02日

   有趣的是,主張經濟學是實證科學者,認為唯有抽離主觀因素,將實證知識資源從臆測中分離出來,才能免于流為空談或政治的偏誤,也才能與實際人生聯結。而持反對經濟學實證科學論點、主張回歸人文精神者,也同樣強調經濟學應切合實際人生。為何目標相同,但觀點卻南轅北轍?由已故的經濟學前輩夏道平(1907—1995)先生對經濟學家的分類,可得知梗概。

  夏先生依循哈耶克的分法加上第三類,而將通常被稱為經濟學家的一群人,就其思想言論的底蘊分成三類: 一是真正的經濟學家;二是經濟工程師;三是特定經濟利益發言人。他說這三種人都同樣在使用經濟學的一些名詞、術語,和某些模型,外行人士看到他們發表的文章都討論經濟問題,很自然地把他們統稱為經濟學家,但實則有顯著區別。特定經濟利益發言人,顧名思義大多是受雇于某人或某一集團,而為某人或某一集團的經濟利益辯護,或者只是為捍衛他自身的利益。

  經濟工程師是怎樣的人?工程師而冠以“經濟”二字,我們可想到: 他的專業是把公共經濟事務的處理當作一項工程。他無視于,至少輕視公共經濟事務是千千萬萬的行為人,形形色色的主觀意志表象。個人的主觀意志,畢竟不同于既定的、客觀的存在,以及可以規格化的物料。工程師的專業是利用工程學的知識,以這些物料預先做成一個模型(或出于自己的創意或遵照業主的愿望),然后按這個模型來建造一座壯觀的廟堂,或一套精密的機器,或一條高速公路。由于所建造的東西不同,而有建筑工程師、機械工程師、土木工程師這些不同的稱謂。稱謂盡管不同,他們同樣都是利用一些無生命、無意志的物料,制作預先設計好的東西,至于被冠以“經濟”二字的經濟工程師,則是搬弄一些經濟學名詞,而以工程師的心態、工程師的技巧,來處理人的行為所形成之公共經濟事務。

  至于真正的經濟學家,起碼應有以下的認知: 必須了解其所關心的“人”,與生物學家包括動物學家心目中的“人”不一樣。經濟學家雖也知道“人”具有一般動物的欲望、沖動和本能的反應,但更重要的是,“人”還具有異于禽獸的意志、理念和邏輯思考。這是人之所以為人的一大特征。人的欲望會自我繁殖不斷增多,而其滿足卻要受到外在的種種限制。于是在要求滿足的過程中,他不得不有所選擇。選擇,是出于不得已;選擇什么,則又力求自由。這就是說: 人,并非生而自由的,但具有爭取自由的本能。

  分工合作,和諧互動  

  由于人性中有上述的特征,所以人在漫長的演進過程中,漸漸學會了爭取自由的合適方法。這個方法是要不妨害別人也能爭取自由,否則終會妨害到自己的自由。只有“人”才會在個別自覺的互動中,形成分工合作而日益擴大的社會,不同于出自本能的蜂蟻社會。人類社會的形成與擴大,是由于人的自覺行為之互動。“互動”之“互”字,顯示出作為主語的“人”是指多數,而且多到說不出他們是誰;并非少許幾個人,更不是像孟軻所稱為“獨夫”的那樣一個人。其互動也是在其獨特的環境,各憑獨特的零碎知識而行為,而互動,并不只是靠一個人或少數人的設計、規劃、指揮或命令而組織成的所謂“團隊”行為。

  那么,非團隊行為的行為,不正是有些人所說的無政府混亂狀態嗎?事實上完全相反。因為團隊行為往往受制于這個團隊的主宰者個人的知識,即使他有所謂“智囊團”的幫助,也只是有限的少數人。至于分散在社會上的無數個人的知識,個別看來是零碎的、瑣屑的,乃至微不足道的,當然不能與任何專家的系統的智識同日而語,但是,那些分散在社會的知識的總和,卻不是任何一個人或一個集團的知識所能攝取其萬一。即便在將來更高科技時代的電腦,也不能納入那些知識的總和。所以非團隊行為不僅未造成混亂,反而是分工合作的社會所賴以達成、擴大的基礎。如果引用亞當·斯密(A. Smith, 1723—1790)的話,這是“看不見的手”的作用;引用哈耶克的話,則是“自發的社會秩序”。

  重視“看不見的手”,并不意味排斥“看得見的手”;尊重“自發的社會秩序”,并不意含排斥“法制的社會秩序”。以“重視”“尊重”這樣的字眼,是要強調看得見的手不應隨意牽制或阻礙“看不見的手”的運作,只能為其除去障礙,使其運作順暢無阻;是要強調建構的社會秩序不應隨意干擾或擾亂“自發的社會秩序”,只需要提供一個有利于后者,得以保持活力而無僵化之虞的架構。

  這些論點應用到經濟領域,便是市場與政府之間的關系問題。市場是自發社會秩序的一部分,政府就是建構社會秩序之建立者。政府對于市場的運作應盡可能維護或給予便利,不應隨意干擾或阻撓。

 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分類  

  在這三種分類下,夏道平先生曾就迄1988年的二十六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評論說,他們并非全都是真正的經濟學家,甚至就他們的思路來說,有的只可稱為頂尖級經濟工程師,當然這些得主應不至于是特定經濟利益發言人。

  個人認同夏道平先生的說法,也不否認這些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都是各專業領域的佼佼者,只是覺得諾貝爾獎的性質應該是非常特殊的,在經濟學層面更宜向“思想”上具原創性貢獻者授獎,也并非每年都非頒發不可,否則會拉低此獎的價值,甚至變得與其他一般獎項的地位相同,如此就相當可惜了。

  話雖如此,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者在其從事的領域都有突破性的貢獻,至少會有成一家之言的成就。這些得獎者為何會有如此高人一等的成就,是否與他們的家庭、天賦資質、成長環境有關系?是否一般人也可以“有為者亦若是”?

  約在1980年代中期,我對此課題就相當感興趣,于是嘗試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加以了解并為文介紹。先在報紙上發表,而后在“中華經濟研究院”的《經濟前瞻》季刊(現為雙月刊)上,每年十月按時介紹,迄今從未間斷。曾有學校老師和上班族朋友建議可以結集出書,2009年初有機會探詢出版社的意愿,出版社催促我加緊腳步,于是上緊發條,將1969至1980年的十二屆得獎者補上,這才發現并不輕松。雖然參考資料不少,但摘要濃縮再加上評論的工程浩大,迄當年年底才大功告成。

  其間我曾自問:市面上已有一些介紹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中文書籍,為何還要再出版這類書?一來有的過于學術、僵硬;二來有的不完整;三來既有的都缺評論。所以,夾敘夾議、通俗化的本書應還有其價值。更重要的是,我希望讀者在認識經濟大師之余,能正確思考經濟學的本質,而且能夠不盲從、不信服權威,并試著領略“經濟即生活”。此外,按照上文所提夏道平先生的三種經濟學家分類,讀者能否將這數十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歸類?能否指出哪幾位是真正的經濟學家,哪幾位是經濟工程師,甚至是否有等而下之的特定經濟利益發言人呢?我希望讀者能在讀完本書之后,對這些問題形成個人批判性的看法。

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網站聲明 | 網站地圖 | 聯系我們

地 址:內蒙古烏蘭浩特市興安北大路 電話: 0482-3981782 傳真: 0482-8414957 Email: w_s_y_xyz@126.com

興安盟廣播電視臺主辦 建議使用:1024×768分辯率 真彩32位瀏覽瀏覽量:

Copyright 2017 www.diandianzha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蒙ICP備05003846 視聽許可證號:3305011